@肉唐僧:滴滴打车

号外 803℃ 已收录 0评论

萝卜网 @肉唐僧:滴滴打车

 

出租车公司这个东西很像当年法国的包税人,就是有个人预先向缺钱的国王交了比如一年的盐税,然后获得了在全法国征一年盐税的权力。如果有人胆敢不交,则要么国王为包税人背书派警察去抓人;要么,国王怕麻烦,干脆盐税少要一点儿,让包税人拉个二狗子队伍,把强制的成本自己承担下来。

我们的出租车公司也是这样,向权力——交税给政府及/或行贿官员——趸来几百几千张的出租车运营牌照,然后再以份儿钱的方式零卖给出租车司机,从中赚取高额差价。

区别在于:在法国,包税人是与国王直接交易的;而在我们这儿,出租车公司是与官员交易的。与国王交易,国王虽然也以拿最多税收为目的,但他在保证了自己的收益之后,会尽可能压榨地包税人的利润空间。再蠢的国王都知道,在包税人与纳税人之间,他应该倾向于后者,因为那是他的子民,老百姓不高兴了,会威胁到他的长治久安。

而与官员交易,官员只管自己拿最多,却不必为长治久安负责。所以我们会看到,油价一上涨,官员就忙着给出租车司机油补,或将油价的上涨以燃油附加费的形式转嫁到乘客身上,司机的份儿钱是绝不能少的——这会导致出租车公司利润的降低,从而减少对官员的孝敬。给司机油补,是财政出钱,即不打车的人补贴打车的人;向乘客征收燃油附加,是将成本的增加转移到消费者身上。反正官员不肯自己少得钱,他既不在乎国王有损失,也不在乎老百姓不高兴。亚里士多德说,在六种政体中,寡头制是最坏的一种,比君主制还远不如。就是这个道理。

要想维持份儿钱的高价,前提是稀缺。所以在各大城市,出租车永远供不应求、永远服务差。那么,数量与稀缺程度之间如何取得平衡呢?比如北京交通局的官员,是发10000张出租车牌照每张牌照每个月拿1000块的考敬好,还是发20000张牌照每张牌照每个月拿600块好呢?官员们的最优策略就是2000张2000张地发牌照,成立多个出租车公司来竞价,在自己垄断的前提下,形成多家出租车公司充分竞争的市场,从而保证收益的最大化。这就是张维迎说的权贵市场经济的好处——没有行政垄断,则没有权力;没有市场,权力就没法变现。其实几乎所有行业都是如此,出租车行业不过是比较简单、比较直观罢了。

在这种畸型的价格机制下,打车费就会奇高。以北京为例,每辆出租车每个月的份儿钱是4000块上下。这还不算最高的。于是不奇怪的是,会出现黑车。但是黑车还真不能构成对出租车的致命威胁。因为一是出租车服务毕竟单价低,一趟活儿也就几十块钱,一车一议的交易成本是黑车行业的致命伤;二是,如果有的选,大家还是会选出租车,所以黑车的机会主要还在于吃剩饭,也就是说,被黑车抢走的只是溢出的那部份,对出租车司机的影响并不大;最后,黑车虽然省了份儿钱,但被抓着一次就要命,这块成本具体是多少我不知道,但是有人对苏州一个做早餐鸡蛋灌饼的阿姨做过深度访谈。这位阿姨一年可以赚13.6万,一年中平均会被城管砸四次摊子,仅此一项每年损失9000元。如果鸡蛋灌饼和黑车的风险成本差不多的话,黑车司机会损失利润的7%。而且因为风险的不确定性,加上各地时有钓鱼执法的新闻传出,愿意冒这个险的毕竟有限。

但是滴滴打车就不一样了。先派地推人员给每个出租车司机装叫车软件,并提供补贴——既补乘客又补司机,大家何乐而不为!于是纷纷的都安装上了。

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比着烧钱的时候,我还纳闷他们盈利模式是什么。结果,等所有常打车用户都安装了客户端之后,他们推专车服务了……我称之为闺蜜策略:朋友两口子一有个磕磕绊绊,滴滴就冲上去又陪女方抹眼泪又给男方捶前胸后抹后背,三下五除二的,就小三了!

滴滴打车的出现,是互联网的必然产物。前两天我另一篇宝帖《论打赏》里,专门说过互联网使交易成本大幅下降,导致了传统组织守不住边界,各行各业产生了大规模的业余化——淘宝使每个人成为店主、公共微信号使每个人成为媒体或广告公司、小姑娘下班后用个微信摇啊摇就成了业余callgirl。这是根本无法避免的现象。

出租车这一垄断行业就更容易受大规模业余化的冲击了。私家车主只要装个滴滴专车的软件,就可以成为出租车司机。与黑车不同的是,它是明码标价的,交易成本很低。因为有平台作为保障,其安全性和服务甚至比正规的出租车还要好。而价钱,因为平台收取的费用远低于份儿钱,所以司机有降价的余地——比出租车便宜他仍然有钱赚。

传播学上一直有两派之争,一派是法兰克福派的阿多诺、哈贝马斯,和写《娱乐至死》的尼尔·波兹曼,这一派比较悲观,认为传播技术越发达、信息流动越自由,普罗大众就会变得越愚蠢,对公共事务的参与热情也会降低,所以不利于民主;另一派是麦克卢汉和保罗·莱文森等乐观派,认为传播的民主化必然会敲响专制的丧钟。我以前基本属于悲观派,这两年被互联网教育得,渐渐乐观起来。因为在网络上捣鼓个新东西实在是太便宜太迅速,十几个人,拉几百万风投就能竖杆旗子。而政府或传统行业要想绞杀它,须付出高得多得多的成本。这么不停地折腾,再好的身板儿也吃不消啊!

现在,当局宣布滴滴专车属于非法经营。对中心化平台进行打击。结果肯定就像木锤砸水银,溅得到处都是,这仍然是互联网无法避免的特性——越是受打压,就越是去中心化。不计其数的小平台、甚至根本无须第三方平台的专车司机与几十个乘客之间的小团伙、拼车……我雇隔壁老王连车带司机半天,这样的交易你怎么禁得了?大家心思都活泛了,形成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喜人局面,出租车行业的垄断还能维持多久?

正因为对出租车行业垄断的终结充满信心,大家甚至开始讨论出租车司机的苦逼遭遇来了。我觉得根本没必要,王志安说得对,虽然在垄断状态下,出租车司机属于被压榨和被欺凌的对象,但因为垄断的存在,出租车司机的报酬要高于开放市场中他们所能得到的。出租车司机就像房地产行业中的开发商,他们既被政府剥夺,同时又是合谋者,得利者,根本无须同情。滴滴专车一出现,出租车司机们立即站在政府和出租车公司的一边,要求官老爷为他们做主。任志强当年恳求政府把小产权都炸掉,路子都是一样一样的。

当然,现在就说滴滴专车肯定会被掐死,也为时尚早。滴滴和黑车不一样,它有强大的资本后台和舆论资源,可以lobby,可以博弈。大奶与小三和平共处仍然是可能的选项。而且,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这未必就是坏事。因为垄断被打破之后,出租车公司高昂的份儿钱必然难以为继。出租车司机市场份额的减少,可以从份儿钱的下降中得到一定的补偿。而且因为用户的惯性,以及并非所有人都会安装滴滴客户端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传统出租车还是可以保住相当份额的,没必要搞得如丧考妣。

至于乘客,不仅可以享受到差异化的细分服务,打车的整体价格肯定会趋于下降。但我最高兴的还不是这个。这大概是范围最广、形式上最直观的,用互联网传播的技术和支付的技术打败了行政垄断。社会的进步,理念当然是一种很重要的力量,但归根结底,还是技术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

来源:肉唐僧

链接: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798193073684747

您可能也喜欢:

滴滴打车:我推专车是为了灭掉黑车 跟出租车关系不大

为什么出租车司机和商务专车司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?

“洛奇7″开拍 “第一滴血5″剧本完成 68岁的史泰龙根本停不下来

【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】台湾打车软件可挑司机长相 不满意可取消重叫

最后还是钱的问题
无觅

http://bohaishibei.com/post/6910/

Sent with Reeder

发自我的 iPhone

本站文章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,转载请注明转自:http://www.duoshowba.com/news/537
喜欢 (1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

Hi,请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